《海角七号》,365认为是一部可以反复看几遍的片子,喜欢上这部电影是因为电影中的几个配角,老邮差茂伯、小米酒制造商马拉桑、还有那看似粗暴却热爱乡土的村长。

因为小镇要有一个乐队为即将到来的日本歌星伴唱,几个人联系到了一起。

美丽的海滨小镇,各怀心思的音乐爱好者,演绎着普通人的悲喜哀怨。

小米酒制造商马拉桑——销售人才的执着精神

一个外来的卖酒郎,不是靠他的营销理念——小米酒的所谓千年传统全新感受,也不是靠酒本身——不是本地特产,而是靠他的勤奋、敬业,最终深深打动的不光是村长,更是戏外的观众。

白天跑酒店,晚上到夜市推销,所到之处先声夺人,大喊小米酒的宣传口号,千年传统全新感受。

马拉桑的勤奋与认真值得所有营销人员学习,他勤奋到跑市场的速度快过村长开车,认真到每个可卖酒的地方都去了。

与村长一同坐电梯,被村长教训了一顿:“年轻人,几步路不知道走路啊”,还不忘对村长客气有加,请村长帮忙推销小米酒。

在顶替茂伯成为贝斯手后,脑袋里也是一门心思地希望推销自己的产品,并成功地让乐队穿上马拉桑的米酒宣传服,甚至恨不得连乐队后面演出台背景上也打上马拉桑产品的LOGO,硬是被队友“教训”了一顿才罢休。

马拉桑小米酒已成为互联网上的热门词汇,09年1月8日,台湾马拉桑小米酒大陆上市新闻发布会在厦门喜来登酒店举行。一部电影使台湾信义当地的一种小米酒一夜成名,也让人记住了一个叫马拉桑的卖酒郎。

村长——在其位谋其政

看似粗暴的村长,“镇民意代表主席”手里整天拿着一个大陆人前些年热衷拿的小黑皮包,一件小花布衬衫,后面跟着几个跟班,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村里面的恶霸地主。

就是这样一个很土的本地村长,深深的知道,村里要富需要外援,引进外资需要外资来让本地人参与融入进去才有出路,年轻人才不会离开家乡四处奔波。

与酒店经理争吵的那场戏,成功争取到乐队成员全部由当地村民组成,最能说明粗暴村长对家乡的热爱,也许你也可以说这只是台湾式的政治游戏,村长是为了村民的选举投票。

无疑当地乐队的组成,为乡村的生活平添了许多乐趣,大大丰富了村民们的业余文化生活,使村里活跃了起来。

老邮差茂伯——可爱的人

一次意外的车祸让老邮差茂伯不能继续他的邮差事业,由村长的儿子阿嘉替代。

同样是一次意外,因偶尔发现阿嘉好些没有送出去的信,让茂伯能够如愿加入到乐队。

茂伯是真正令人敬佩的“国宝”,却并非一味耍活宝滥竽充数之人,进了摇滚乐团后暗中努力加紧练习,虚心求教于外乡人小米酒推销员马拉桑。

酒店接待员美玲来给马拉桑报信时,正赶上马拉桑在教茂伯弹贝斯,“国宝”于是忙不迭夺回马拉桑手里的贝司连声道:“我教你弹我教你弹”。

当听到美玲报喜,说“民意代表主席”向马拉桑一次定下60瓶小米酒时,“国宝”误认为马拉桑与镇“民意代表主席”“很熟”,不惜放下架子“拜托”这个外乡人:“给老人家一个机会,别说你会弹琴。”茂伯最终没能成为贝斯手,只能成为摇滚乐对的铃鼓手。

在登台演出第一支劲歌后,茂伯把沙锤塞到主唱阿嘉手里,拿起他的宝贝月琴,陶醉般地演奏那首舒伯特的《野玫瑰》。

看到这里,我们会心地笑了,对这位固执可爱的老人家充满了敬佩之情,同时也反映出人与生俱来的强烈表现欲望。


喜欢《海角七号》的原因会有很多,而我却是因为这几个可爱可敬的小人物。

从小米酒制造商马拉桑那里,我看到了台湾年轻人勤奋认真的身影,从村长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如今我们大陆同样面对的,农村空心化,年轻人纷纷外出求发展,留下老与幼的尴尬,而从茂伯上我们看到的是流行文化对传统文化的侵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