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草木间

喜欢上茶也可以说有些时间了,但凡爱茶之人,可能会出于各式各样的姻缘。

365之所以爱茶,一开始是因为咖啡,当时自己认为是不是还有些功利色彩,其实后来仔细想想,我想我与茶还是有缘的。

记得读小学时,学校当时规定学生要搞勤工俭学,而我们当时的任务就是摘茶叶,然后卖给工厂,每个学生是有一定量要求的,而我经常可以超额完成,因为我的班主任老师时常帮我摘些茶叶,直到现在还经常想起那时的场景,另外我想也是性格使然。

人生草木间(“茶”字的构成),最终也要回归草木间,天人合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品牌是一项终身的事业

曾经因为疯狂地喜欢过广告,便对世界上很多名牌背后的品牌故事有些了解。星巴克便是我主要研究的对象之一。在短短三十年里,星巴克从西雅图派克市场一家买咖啡豆的小店成长为全世界著名的品牌,连续几年蝉联财富杂志Top100的品牌。

但凡一家成功的企业,必有一个传奇的企业家为之付出过。而舒尔茨便是星巴克的传奇人物,其很多伴随着自己成长经验形成的理念成为日后星巴克的企业文化并固化为制度,比如对人的尊重(员工称为合作伙伴),给兼职员工买保险(父亲小时候在工作上受伤没保险致使家庭贫穷),比如咖啡豆股票(员工分享公司利润)等等。

蒙牛的牛根生说:品牌的98%是文化,经营的98%是人性,资源的98%是整合,矛盾的98%是误会。阳光100的创始人易小迪也说过类似的话:办企业办的就是价值观。

确实企业是企业家的物化,企业家是企业的人格化,价值观可能比挣钱更重要。“管理品牌是一项终身的事业。品牌其实是很脆弱的,星巴克或任何一种品牌的成功都不是一种一次性授予的封号和爵位,活在我们员工与上门的顾客的互动中。”——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

雅斯培·昆德在《公司宗教》一书里讲到:其实星巴克的每一家门店就是星巴克信徒们顶礼膜拜的教堂,而星巴克工作的每一名员工便是传播星巴克理念的传教士。

几年前看过龙应台写的一篇关于全球化的文章,里面有段文字:全世界有六千六百家Starbucks(早已超万家),全世界只有一个紫藤庐(台北一茶馆)。“国际化”不是让Starbucks进来取代紫藤庐;“国际化”是把自己敞开,让Starbucks进来,进来之后,又知道如何使紫藤庐的光泽更温润优美,知道如何让别人认识紫藤庐——“我” ——的不一样。星巴克(Starbucks)越多,每一个城市自己的紫藤庐越重要。

有名没牌的中国茶

中国人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

又有文人七件宝:琴、棋、书、画、诗、酒、茶,可见茶对于中国人生活的重要性,已融入中国文人雅士及普通人家的日常生活。

时至今日,中国人日常接待客人的重要礼节仍然是上茶。大街小巷上大大小小的茶馆的就是中国人生活与茶密不可分的见证。

关于茶,李连杰主演的《霍元甲》里有一段有意思的对白:田中安野:茶品不同,味道不同。霍元甲:茶没有什么不同,不同是因为品茶人而不同。田:霍先生这么说,难道当真不懂茶?霍:不是我不懂,是我不愿意懂。我不想将茶分出高低。是茶就好。霍:先生说的也对。所以在我看来,茶品的高低,不是由茶来告诉我们,倒是人给它下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我不愿做这个选择。喝茶是一种心情,心情中了茶的好坏就不重要了。

中国的茶文化历史悠久,而为全世界所公认的茶品牌目前却只有英国的立顿。

近年来,中国的茶产业也一直在反思,中国的茶需不需要品牌,怎样才能出品牌,大益、中茶、龙润等都在做有益的尝试,有的已取得不错的成绩。

我想台湾的紫藤庐正如北京的老舍茶馆,杭州的湖畔居,长沙的白沙源等。

365一直觉得,中国即需要有深入融入当地历史的茶馆,也需要高度标准化,富有现代气息的茶品牌,因为毕竟国际化的浪潮让我们无处可逃,中国需要影响世界,产业需要做强做大。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州。”